搜索:
     
    吴渝生西部摄影的艺术特色
     
    作者:徐肖冰 发布时间: 2017-06-19 11:10:32
     
     

      还是在1986年12月的北京中国美术馆《吴渝生摄影艺术展览》的开幕式上,我认识了吴渝生,并欣赏了他的作品。此后,我们有了交往,后又看过他的一些新作,慢慢地,悟出了他摄影作品中的“神气”。也了解了他所走过的人生与摄影道路。


      吴渝生60年代中期入伍来到新疆,对祖国大西北这片神秘、雄伟地域的挚爱,对摄影艺术锲而不舍的追求,使他获得了不同于寻常人的艺术感觉。


      看到吴渝生的摄影作品,回会使人感到一股对生命强烈渴望的情感热力。绵亘奔涌的火焰山、苍茫邈远的行路人、莽莽昆仑的冰山巨石、大地显出的机理、甚至维吾尔姑娘垂下的发辫,都贯穿着一种精神,股荡着一股气势。他表现火焰山,不为它的焦灼沉吟,而为它的炽燃高歌,于是,火焰山就不仅是山,而是燃烧的精神在升腾(见《火焰山》组片)。他表现舞姿,却不陶醉在美妙的旋律中,而感受的是从人的身体内涌流出的活力,于是动荡的形体,便是呼喊和召唤(见《船夫曲》)。他表现风情,却不以猎奇和单纯的记录,而体现的是这些民族的尊严和具有生存能力的“形神兼备”的优美形象(见《喜马拉雅之母》和《老阿肯》)。


      吴渝生的风光作品还使人感受到了一种明快流畅的节奏韵律。如组片《火焰山》一反许多仰拍的方法,采用航拍,动势贯穿如一,使气势浩大磅礴。《天山云岚》用山脊起伏跌宕而重复的倾斜线,造成强烈涌欲的动势,云岚更加澎湃。《大地的眼睛》用光影勾勒出了大地鲜明的轮廓线,使它收缩凝聚。不论是在《汉江飞舟》,还是在《蠕动的屋脊》中,我们都会感到一种音乐旋律和急逐紧逼的节奏。这也是吴渝生风光摄影的精髓所在。


      运用色彩在作品中的情绪元素,来烘托气氛,傅达人们的情感,这是吴渝生摄影作品中的又一特徵。如作品《花之俏》,色调用得不能再大胆了。维吾尔姑娘衣着的大面积用红,瀑布般发辫的重点用黑,形成了强烈对比,粗糙的背景和细美的面容强烈反衬,三个背影和一个正面人物之间的呼应,形成了对情感气韵的把握,它的情调裸露而统一,色调和影调自然融汇。《火焰山新绿》则以赭红色和绿色这两种对比分明的色块组成的画面,加强了照片的感染力。《昆仑金字塔》《独立寒秋》等作品则利用低色温的光影造型手段,即抽象又具象,强调了作品的意境和韵味。


      此外,在摄影创作风格上,吴渝生和以写实为基础,追求一种质朴的美,真实的美。他的作品地方色彩强烈,生活气息浓厚,经过多年的努力,逐步形成了朴实无华,真实自然的艺术风格。


      在摄影艺术的表现手法上,吴渝生也有着理性的提炼和追求,他采取写意手法,努力使作品达到“含蓄无穷”和“兴在象外”的艺术境界;他还善于运用对立统一法则,利用明与暗、动与静、虚与实、冷与暖等多层次的对比,互相交织,组成画面深沉的和声,以烘托出主旋律。


      深入生活,不畏艰险,是吴渝生摄影创作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中国西部的自然条件严酷,交通不便,语言不通,这为摄影的创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。为了拍到好的照片,他冒着生命危险,曾在天鹅湖齐腰深的沼泽地里跋涉;在天山零下20多度的雪地露宿;在昆仑山6000多米处昏厥过去;在千里冰封的阿尔泰山从马上摔下……一幅幅作品无一不洒满了他辛勤耕耘的汗水,正因为吴渝生能以他那顽强、刻苦的精神在生活的海洋里探索、发现、提炼,虽然他的摄影生涯只有短短的8年时间,却创作出许多富有个性的优秀作品,并逐渐形成了他的西部摄影的独特风格,也迎来了他艺术上收获的金秋。他的许多作品在国内外摄影比赛中入选获奖。著名摄影家吴印咸看过吴渝生的影展后评之曰“采玉千山,光润影坛”。画家邵宇则评之为“江山影花,丝路风采”。画家范曾赠诗曰“瑶池碧水映丛岚,萝绕天涯驻骏骖,我愿荒沙成绿野,与君一醉玉门关”。美国社会学博士莱温教授夫妇的评价是“这些作品很了不起、既非常美,又富有教育意义,透过作品显出出艺术家的魅力”。


      “新松恨不高千尺”,“总把新桃换旧符”。我们祝愿吴渝生不断取得新的艺术成就,把中国西部的风采更美好地展现出来。祝愿他继续朝着自己理想之颠攀登,为中国和国际摄影艺苑献出更新更美的花朵!

     
    (新闻来源:艺术家提供)